联系电话:020-88520751
产业研究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  产业研究
产业研究
赛迪观点:观 重点地区遴选标准 ,辨 省级“专精特新”企业遴选制定路径
发布时间:2022-03-22 16:07:41          来源: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 张琳

      2022年“专精特新”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着力培育‘专精特新’企业,在资金、人才、孵化平台搭建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”,成为中央部署“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一项重要举措。国家级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遴选要求企业必先入选省(市)级“专精特新”企业库才可进入国家级评选。省级遴选标准偏高时,虽可保证企业库整体质量,但可能缩窄入选企业范围,导致“黑马”企业成“沧海遗珠”;相反,省级遴选标准偏低时,虽可扩大培育范围,但培育企业过多可能提高政府投入的培育成本。省(市)级“专精特新”企业库遴选工作无疑承担了“发现黑马”以及“培育‘小巨人’”的重要责任。因此,企业入库遴选标准以及入选总数对省(市)级专精特新企业库整体质量和政府未来投入培育成本有着重要影响。


一、地方遴选标准:“奋进”追高,“稳健”前行,“灵活”进退

(一)“小巨人”企业增长率体现区域各自特征

      2019-2021年,浙江、广东、山东、江苏、上海以及北京入选国家级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(以下简称“小巨人”)的企业总量均位居全国前列,且各自具备区域特点,故选做重点地区分析。自2019年起,每年国家级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数量分别以248家,1744家以及2930家数量上升,增长势头愈发猛烈。以国家整体“小巨人”企业每年数量增长率为基准对重点地区“小巨人”企业总数增长进行衡量(计算结果见表1)。


由计算结果分析:

      浙江、广东“小巨人”企业数量增长率与国家总体相比,从差距较小状态(差值5个百分点以内)逐渐快于国家总体水平(差值超10个百分点),呈“奋进”状态,即该地区入选国家级“小巨人”冲劲逐渐猛烈

      山东、江苏每年企业数量增长率和国家总体水平差距较小(差值上下浮动5个百分点以内),呈“稳健”状态,即该地区与国家步速基本一致。

      北京和上海在2020年及2021年的企业数量增长率分别以较高水平居前列,以“爆发力”实现短期增长目标,但又区别于“奋进型”地区从持平到超越的发展过程,因此两地遴选工作呈“灵活”状态。

(二)区域遴选侧重点提供指标调整参考依据

      中小企业“专精特新”培育之路自入选省(市)级专精特新企业培育库开始,由省(市)级政府投入培育成本引导中小企业向国家级“小巨人”成长。通常各省(市)级专精特新遴选标准略低于国家标准,下降幅度由各地区自行把控。

      对比国家级“小巨人”及重点地区省(市)级专精特新企业遴选标准:

      “奋进型”地区:以浙江和广东为代表,其省级专精特新遴选标准的制定十分接近国家级标准(参考浙江),甚至单项指标要求略高于国家级(如广东要求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达75%以上,国家级要求为70%以上)。基于浙江、广东制造业基础良好,优质企业数量较多,高标准的制定使得省级专精特新企业库整体质量偏高,可以以“奋进”姿态“超额”入选国家级“小巨人”榜单。

      “稳健型”地区:以山东和江苏为代表,省级专精特新遴选标准的制定整体略低于国家级标准(参考山东),或将国家级标准同本地类似企业库遴选标准进行融合(如江苏“千企升级培育库”)。适当低于国家级的标准制定,既给“黑马”企业“冲刺”机会,也为省级政府留出合理培育时间。

      “灵活型”地区: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,政府管理模式更为灵活,其对应的专精特新遴选标准可根据自身特点进行调整或替换(如两地都增加“融资估值”作为新颖化或经营条件的相关标准)。

      综上,各地可根据“奋进型”地区的遴选标准挑选对入选结果最具影响的发力指标(如企业营收等);可对比自身与“稳健型”地区的制造业基础,在其遴选指标参数设置范围上下浮动,制定适宜自身的遴选标准;可参考“灵活型”地区遴选标准,对难获取、难评价、难覆盖的维度进行指标调整替换。


二、地方遴选特点:标准分级,工作贯通,便捷自荐

对以上六个重点地区的省(市)级“专精特新”企业遴选工作进行分析,其具备各自区域特点。

(一)遴选标准分区分级,培育对象分层储备

      广东省截至目前已累计拥有429家国家级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,其中411家企业来自珠三角地区,区域领先优势突出。回望广东省专精特新遴选标准,其对企业实行分区分级,对珠三角地区提出高于北部生态发展区等其他地区的入选要求,在“企业总资产”“企业营业收入”等指标设定更高数值(例如遴选标准要求“企业上年末总资产:珠三角核心区须达3000万元以上,沿海经济带的东西两翼地区、北部生态发展区须达2000万元以上”)。此举既有力发掘珠三角“黑马”企业,可短期冲刺国家级“小巨人”,同时兼顾其他地区“种子”企业培育工作,为长期持续培养、输出“黑马”做铺垫。

(二)培育工作融会贯通,政企交互减负高效

      各地积极开展中小企业培育等工作,但因不同标准、不同流程、不同管理部门等因素,导致企业多次填报,政府多次审核。针对省级专精特新企业申报,江苏省限定要求企业需已完成“千企升级”培育库入库注册申请;山东省对主导产品被认定为省级及以上首台(套)产品的企业优先重点支持;浙江省将省级专精特新企业同“隐形冠军”培育工作一起开展。以上地区将相似领域或有层级递进关系的企业培育工作融会贯通,避免企业多次填报的同时提高政府审核认证效率。

(三)服务平台线上申报,市级企业便捷自荐

      北京、上海身为直辖市,其企业综合素质、企业发展速度、企业自主性都相对较高,政府难以及时掌握企业发展现状。相较于其他地方政府认证、逐级推荐的遴选方式,为不错失优质“黑马”企业,北京、上海市级专精特新遴选以企业自荐为主,分别通过北京通企服版 APP 及上海市企业服务云为企业开通自荐渠道,给予培育工作灵活性。


三、2022 年“小巨人”竞争难度及区域遴选工作建议

     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2022年全国两会“部长通道”上回应培育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问题时表示,2022年国家级“小巨人”企业准备再培育3000家以上,带动培育省级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达到5万家以上。相较于2021年新增2930家国家级“小巨人”,2022年新增数量与上年基本持平。一方面各省(区、市)可参考上年入榜企业数量,制定2022年入榜目标;另一方面因省级专精特新企业培育库继续扩充,全国竞争入选国家级“小巨人”的企业总量增多。因此各地企业入选2022年国家级“小巨人”的难度将有所提升。针对以上情况:

      一是建议区域制定遴选标准时根据自身情况,在重点指标参数设置上合理考量。针对产业发展相对集聚的区域,可分区、分级设立标准,确保各地区、各层次培育梯度都有所储备,实现“黑马”“种子”两手抓。

      二是建议建立政府各类企业服务工作之间的联系,在进行相似或递进培育工作时可信息共享,减少企业填报负担,提升政府服务效率。

      三是建议发展速度较快,创新能力较强,企业活力充沛的区域,可加快信息化服务平台建设,适度给予企业自荐空间和快速通道,实现政企灵活交互,调整政企步速共同前行。